╰( ̄▽ ̄)╭

查看个人介绍

白敬亭觉得他该改行卖花(上)

写在最前面的警告

这真的是我第一次写文。

文笔我真的努力了,虽然我个人认为自己的吐槽能力还算不错,但是说贫段子还是完全不行。

cp:井白

分级:N

这是篇现实向花吐症paro

有关花语的运用有借用了以前看的一篇艾利的花吐症文的写法(但是年头久远已经淹没在我9000+的喜欢里了)。

顺便说一下设定(因为花吐症的设定一直以来挺模糊的):吐出来的花的花语和心情吻合,但是摸花并不会传染(我还是觉得花吐症和自身免疫性疾病有点像)。

为了更有画面感,我在每一小段之后对花语的解释里给每种花都贴了图片的超链接。


第一周


事情是从一个算不上凉快的下午开始的。

白敬亭正半瘫在沙发上,难得地抱着手机刷微博——是的,用他百年难得一用的官方号刷的。毕竟他的粉丝的喊饿的哀嚎声已经刷满了他微博小号的主页,他打算刷一刷自己的首页就发条微博给他的粉丝们发发鸽粮。

在他给上半身不着寸褛的杨烁哥点了个赞并且扬言要给其找件衣服套上之后,他突然觉得嗓子有点不舒服,像是有什么活物要跑出来一样,吓得他当即抛下手机去厨房倒了杯水压惊。

然后他就在厨房里咳出了满案台的红色三色堇。


要发微博的念头在这一刻被抛到了如来佛祖的手里。

作为新世纪的优秀网瘾少年,白敬亭充分地发挥了“有困难,找度娘”的才智,在搜索框里打下了【咳嗽 花】几个字后,不出意外地收获了“花吐症”这个百度词条。并且在点进去之后因为一些行话看不懂,他的搜索记录里又多了“乙女”,“耽美”这两个关联词。

前二十来个年头笔直笔直的白魔法师的世界观受到了冲击,他小声地干了一句天,然后吐出了一棵匙叶草。


“这群人究竟是怎么觉得这个病美的,”他把厨房里的三色堇捡起来,自言自语地说,“但是倒是挺赚钱的。按我这个吐法是不是可以承包一个小区的美化工作了。”

他这么说着,一边把花顺手插进了曾经让他耍帅失败的矿泉水瓶子里。

====================

红色三色堇:思念

匙叶草:惊讶

====================


第二周


他的房子里各个角落都摆满了插着各种花的矿泉水瓶。倒不是他不想扔,而是他发现这些花的保质期意外的长。本着老祖宗的教育理念,浪费可耻,但他又不能真的去卖花,于是只好自己留着。

等待进组的白敬亭非常闲也非常宅,出门的时候只要带着口罩少说话,愣是没人知道他得了花吐症这种神奇的病。而且当事人本人心态也好的一塌糊涂,大概是因为百度百科里并没有写这个病最后会导致怎样严重的后果,而他也没有除了咳嗽以外的症状。在他看来,只要在进组拍戏之前解决掉就万事大吉,毕竟拍戏的时候因为吐出来一朵花而NG掉一条戏,那他恐怕就要出名了。


直到他收到一条微信。

【脖子以下全是腿:今天有空不,嘉尔他们刚好都在,说要一起吃火锅。】

白敬亭几乎是瞬间就咳出了一把夹杂着满天星的胭脂花花束。

“苍了天了,还自带搭配捆绑销售,能不能行了。”

【swaggy白:我不去了,今天有点不舒服,你们好好玩儿。】

“咳——咳咳”

是一朵染着色的栀子花。

他几乎是瞬间就察觉出这个奇怪的病的恶化,也明白了奇怪的病的病因。

但他也是在那一瞬间,知道了自己似乎没办法搞定这个病了。


====================

满天星:喜悦

胭脂花:怯懦

栀子花:欺骗

====================


第二周第二天


白敬亭听到门铃响的时候的第一反应是从沙发里弹起来想往卧室里躲。一没留神膝盖磕在茶几上,疼得他抱着膝盖缩成了一团,只得像斗鸡一样挣扎着往房里蹦,一路撒下几朵半红半白的草莓花。

开玩笑,要是他经纪人知道他把自己折腾成现在这个鬼样子怕是要打死他。

紧接着手里一阵震动,锁屏上显示着:【脖子以下全是腿:你给开个门,我给你带了粥。】

【swaggy白:我不在家】

【脖子以下全是腿:别闹,我都听见你咳了】

【swaggy白:那是我养的狗】

【脖子以下全是腿:狗能咳得那么沧桑怕是成精了】

【脖子以下全是腿:白敬亭你有本事抢男人你有本事开门啊】

【swaggy白:我抢男人了?你的?哇塞wonderful】

【脖子以下全是腿:别岔话题,给你井爷爷开门】

白敬亭捂着嘴猫着腰靠近大门,透过猫眼他能看见井柏然带着帽子口罩的脸,和他脸上隔着那些伪装也看得一清二楚的巨大笑容。他一只手垂着,大概是拎着他微信里提到的粥,另一只手在手机上飞快地点着。

【脖子以下全是腿:小白你说你,跟大姑娘嫁人似的折腾】

白敬亭胸腔里仿佛引爆了一颗手雷,他捂住嘴的手在海浪一般的咳嗽面前像是沙堆起来的城墙。雪花莲,孤挺花,仙客萊,昙花,金盏花,雪割草,一株接一株。他突然觉得自己跟个坏掉的自动贩卖机似的,不光有出货的动静,还提供染色功能。

在自己歇斯底里的咳嗽声中,他听到近在咫尺的敲门声和井柏然慌张的声音:“小白你怎么了,快开门。”

他背靠着门,用咳得发哑的声音缓缓地说:“我真的没事,你回去吧。”

然后顺着门缓缓地滑了下去,碾碎了刚刚咳出的火一般的海芋花。


半个小时后,白敬亭才勉强缓出力气站起来,之前仿佛爆发一般地吐花仿佛抽空了他身体的全部力气。

“啧,这很不划算啊。我就是把咳出了的花都卖了也抵不过我半条命的价啊。”


他没有心情再去收拾门口的烂摊子,虽然他的玄关现在看起来像是有人用花杀了人然后丢弃凶器的现场。他用仅存的一点力气撑着自己倒向了沙发,委委屈屈地把自己一米八二的腿塞进了只有一米八长的沙发里。


====================

草莓花:痛苦

雪花莲:希望

孤挺花:渴望被爱

仙客萊:羞怯

昙花:一瞬间永恒(这个就当个bug吧,我觉得他没给噎死就不错了,就是真的咳出来嗓子怕也是废了)(据煎饼太太说,昙花有拳头大小的,吔)

金盏花:悲哀

雪割草:忍耐

海芋花:我喜欢你(只有橙红色的海芋花的花语才是我喜欢你,但是并没有找到。这里的海芋花是本身就是红色的还是被染成红色的,我也不知道:-))

====================


(下)

评论(18)
热度(64)
 
©╰( ̄▽ ̄)╭ | Powered by LOFTER